多地地鐵常態化安檢引輻射擔憂 記者調查稱安全 | 交通規範及新聞

多地地鐵常態化安檢引輻射擔憂 記者調查稱安全

目前,北京、上海等不少城市都實施地鐵常態化安檢。有人擔心X射線安檢儀的輻射對人體有害,稱「每天被輻射一次,人的命都要短一天。」記者了解到,在一些因拒絕安檢引起的糾紛中,有的乘客就稱是「怕不安全」。

安檢設備的輻射量會影響健康嗎?人民日報「求證」欄目記者進行了采訪和實地檢測。

  安檢儀輻射有害健康嗎

  【回應】 實地檢測輻射劑量遠低於安全限值,可忽略不計

地鐵、機場、火車站的行李安檢儀原理相同,對乘客而言,這些安檢儀可能產生多大輻射?記者隨成都市輻射環境管理監測站技術人員近日對成都地鐵東大路站和成都火車站東客站安檢儀進行了實地檢測。

檢測中,安檢儀外壁輻射量接近本底即環境中天然存在的放射性輻射劑量,據專家介紹,可以忽略不計。

而當安檢儀進出口處鉛簾被撥開時,技術人員拿在進出口處的便攜式輻射檢測儀上顯示數據最高。技術人員測算後表示,以最高數據作為計算標準,如果一個乘客一年365天每天都乘坐地鐵,每次乘坐地鐵過安檢時都拉起鉛簾,每次拉起的時間長達5秒,那麼這位乘客每年因此接受輻射的有效劑量不到0.007mSv(毫西弗)。(具體過程請掃描二維碼)

成都市環保局核安全輻射監管處處長周潤民告訴記者,根據國家《電離輻射防護與輻射源安全基本標準》,正常人每年接受輻射的劑量不得超過1mSv。「我國的標準是根據聯合國原子輻射效應科學委員會、國際原子能機構等六個權威國際組織的標準而制定,即使在世界範圍內參考,都是較為嚴格的。」周潤民說。

「安檢儀內部射線基本是直射,全部密封在安檢儀內。射線裏還有極少量散射,但安檢儀進出口的鉛簾基本能擋住,加上安檢儀內部四壁全部為厚厚的鉛壁,只要不把鉛簾大幅度撩起,安檢儀四周就檢測不出射線。」生產安檢儀的北京同方威視技術有限公司工程師楊建介紹,安檢儀只在有行李通過時,才會瞬間通電、產生射線。

「乘客可能接受的安檢儀輻射強度甚至比不上坐飛機時乘客在高空接受的宇宙射線輻射。」成都市輻射環境管理監測站工程師易欣說,坐飛機時的宇宙射線輻射是安檢儀的5倍,且接受輻射時間遠長於安檢儀。

上海市環境保護局輻射安全管理處陳繼亮表示,2010年上海市輻射環境監督站對上海地鐵站兩種安檢設備的抽測顯示,設備外表面輻射劑量率最大值為0.443μGy/h,鉛膠簾表面的輻射劑量率最大值為1.35μGy/h,均滿足《X射線行李包檢查係統衛生防護標準》要求。據了解,我國這一限值要求與美國聯邦行政法規的要求基本一致。

「可以說,設備外表面即為安全距離。」陳繼亮表示。

盡管安檢儀輻射劑量很少,專家們仍建議盡量遠離出口,或縮短在出口處的滯留時間,應等貨物通過掛簾且掛簾完全下垂後,再去取行李物品。

還有人擔心經過安檢儀的飲食有殘留輻射。對此,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肖雪夫說,安檢裝置絕大多數使用低能X射線,「經過安檢照射的物品沒有必要擔心。」中國計量科學研究院電離輻射所副研究員李興東說,經過安檢的食物和水均可放心食用飲用。

此外,專家認為,公眾不必對輻射太敏感。「輻射無處不在,很多物質都會產生輻射,包括人體、建築等。」四川大學核科學與工程技術學院教授陳向榮說,「輻射本身是中性詞。」

  安檢儀質量能保證嗎

  【回應】 生產、使用要許可證,出廠要合格證,聯合監管、多方檢測保安全

上海市輻射環境監測站總工程師戈立新介紹,地鐵安檢設備屬於Ⅲ類射線裝置,Ⅲ類為低危險射線裝置,長時間使用不當或設備防護泄漏時,會引起人員超劑量照射,但不會對人造成永久性損傷。

2012年11月20日,上海市環保局向上海城市軌道交通保安服務有限公司頒發了《輻射安全許可證》,許可使用Ⅲ類射線裝置,最大使用量800台。公司每月對現有500多台機器進行檢測,目前未發現異常情況。

記者在成都地鐵站看到,地鐵站所用安檢儀是同方威視技術有限公司生產的「CT型行李安全檢查係統」。該公司工程師楊寧介紹,根據國家《電離輻射防護與輻射源安全基本標準》規定,這種產品在生產過程中需接受環保、衛生、公安和質檢等多個部門的聯合監管,並取得生產廠家所在地環保局頒發的《輻射安全許可證》。產品出廠時還必須取得合格證,確保產品產生的射線在人體健康安全範圍內。

周潤民告訴記者,安檢儀需要在地鐵站試運行前安裝完畢,試運行期間,核安全輻射監管處下屬各監管站對安檢儀輻射量進行定期檢查。

成都地鐵公司工程師彭著發介紹,根據國家規定,公共場所安檢裝置需每年進行年檢。在地鐵站正式運營後,監管站技術人員每半年就對安檢儀輻射指標進行一次全面檢測,每周進行一次外觀輻射檢測,「至今所有的檢測報告均顯示,地鐵站的安檢儀輻射指標在人體健康安全範圍內。」

  安檢員所受輻射超標嗎

  【回應】 經安全培訓懂規範操作;上班配備計量片,送檢未見輻射異常

安檢員每天都在安檢儀旁邊工作,還常常幫乘客取包等等,健康會否受損?李興東介紹,我國對於射線裝置使用人員有嚴格的管理制度,通常要佩戴個人劑量計或配發電離輻射巡測儀,實時或定期監控工作人員工作環境以及個人累積劑量是否符合國家相關要求。

成都地鐵公司安保部主任胡佳說,對於安檢、醫療等可能接近輻射源的從業人員,國家規定他們接受輻射的劑量上限是公眾上限的20倍。安檢員每個季度都需要接受體檢,而且他們都隨身配備有每個季度都需送檢的輻射計量片,如果計量片顯示輻射量超過上限,安檢員就必須調崗。到現在為止,所有送檢的計量片都從未超過上限,最高值也不到國家規定上限的1/10。

「我工作前還擔心過,但經過安全培訓,了解了安檢儀操作的注意事項以及安檢儀的工作原理,就不再擔心。」每天在安檢儀旁負責成都火車站東客站安檢的公安教導員胡凱告訴記者,自己從事安檢工作已有數年,經定期體檢,身體未受到輻射影響,也未聽說其他負責安檢的民警受輻射影響。

上海軌道交通安檢人員上班時間需佩戴日釋光劑量儀,上海預防醫學研究所每月跟蹤並記錄數據。「每兩年會對操作員工進行染色體檢測,到目前為止已體檢過4000人次,沒有發現問題。」上海城市軌道交通保安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巢俊峰說。

 

 

 

原文:http://news.takungpao.com.hk/society/topnews/2014-02/2260277.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traffic-news.ozzotec.com/archives/24285 | 交通規範及新聞

報歉!評論已關閉.

traffic impact assess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