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錢之後,打車APP去哪兒

燒錢顯成效

在剛剛過去的春節期間,「免費打車」成為熱議話題。

「乘客每單獎勵10元,司機每單獎勵15元。」「司機、乘客各獎勵10元。乘客每天2筆封頂,司機每天5筆封頂。」繼2013年數輪針對出租車司機和乘客的推廣補貼之後,自2014年初開始,快的打車和嘀嘀打車再次掀起補貼大戰,雙方用於補貼的金額都在上億元。

活動期間,根據優惠補貼政策,以天津地區為例,只要乘客用支付寶錢包或微信付打車款,在起步價以內打車基本上可以實現「不花錢」。

目前,補貼活動已接近尾聲。從雙方公布的成績單來看,快的打車在與支付寶開展合作以來,全國日平均訂單為128萬,高峰時期訂單量達162萬,平均每天有60萬來自支付寶的訂單,占總體訂單數的40%;在全國範圍內,快的打車擁有超過50萬以上的司機和4000萬乘客的用戶數量。

嘀嘀打車在本輪的補貼優惠活動中,則更是下了「血本」,補貼金額高達4億元,優惠活動所吸引的用戶數量也突破了4000萬人,直逼競爭對手。全國日均訂單為183萬單,高峰時期訂單量更是高達262萬單,覆蓋全國58個城市。其中,平均每日通過微信支付的訂單數量為70萬單。

「訂單數量方面,預計還會不斷上漲。年初推出的這輪補貼優惠活動,我們也沒想到用戶和訂單數量能夠增長這麼快,補貼效果很明顯。」快的打車公關總監葉耘對新金融記者樂觀地表示。

打車軟件從「默默無聞」到「街知巷聞」,不過一年多的時間。

早在2013年,嘀嘀和快的打車就通過現金、紅包獎勵、贈送話費等方式鼓勵司機在線接單,拓展市場、攻城略地。此外,打車軟件公司還在微博上加大精準營銷力度,鼓勵乘客參與抽獎獲取打車積分兌換禮品。在經曆了2014年初的這場「雙雄鏖戰」之後,打車軟件更是借此打開了知名度,並在這一行業形成了毋庸置疑的「雙寡頭」格局。

根據易觀國際去年三季度發布的一項打車APP市場分析報告顯示,快的打車和嘀嘀打車分別以41.8%、39.2%的市場份額位居全國第一和第二,兩者的用戶數占所有打車應用用戶數的80%以上。其余小的打車軟件如搖搖招車、打車小秘等總體市場份額不到10%。

葉耘對新金融記者表示,快的方面目前對乘客和司機的優惠補貼還沒有停止的計劃,即使是這輪補貼活動結束以後,之後還會有其他的優惠活動陸續推出。

「快的打車在經曆了兩輪千萬級和上億級的融資以後,暫時還沒有進一步的融資計劃,企業的現金還是很充裕的,手裏沒錢也就不是這個打法了。而企業產品總是要不斷推廣。」葉耘說。

據新金融記者了解到,快的打車目前在全國範圍內所覆蓋的城市達41個,主要集中在一二線城市。2014年,快的打車將會側重完成向二三線城市下沉的滲透。比如浙江一帶,由現在杭州、寧波向溫州拓展;遼寧地區由沈陽、大連逐步覆蓋盤錦、撫順等周邊城市。

嘀嘀方面則在近期宣布,2月10日起,啟動新一輪預算「無上限」的營銷活動,對使用微信支付打車費的乘客立減5元、司機立獎5元。對比之前「司機、乘客立獎10元」的活動,優惠所有降低。嘀嘀方面對新金融記者表示,每個階段都會有不同的活動形式,嘀嘀打車剛剛獲得來自中信產業基金和騰訊等公司共1億美元的C輪融資,也並「不差錢」。

機制存問題

打車APP是利用互聯網技術重新配置出租車和乘客資源,讓乘客方便打到車,讓出租車盡量減少空載,進而減少城市交通壓力的一種新型出行方式。

2010年,首個打車軟件Uber在美國正式上線,提供私家車預約服務,之後逐漸擴展到歐洲、亞洲、澳洲等地區;2011年,英國也出現實時在線打車應用Hailo,並迅速躥紅;國內一二線城市打車難的問題自然也讓創業者們嗅到了打車軟件的商機,從2012年開始,打車軟件在國內如雨後春筍般大量冒尖,也經曆了前期數十款打車應用混戰的格局,到目前為止,嘀嘀打車和快的打車因資金實力雄厚,在市場上暫時搶得先機。

飛象網CEO項立剛在接受新金融記者采訪時分析稱,目前國內的打車軟件在拓展市場和培育用戶階段,為了形成市場占有率,大筆燒錢,不能說是非理性的行為。打車軟件背後,依托的是騰訊和阿裏兩家互聯網巨頭,通過與微信和支付寶的合作,打車軟件已經成為移動支付的載體,為的是讓用戶培養起移動支付的習慣。未來,誰能在打車軟件領域占據先機,就意味着其在互聯網金融和移動支付方面的領先。

有了背後大金主的支持,這場燒錢的遊戲自然也就不足為奇。

然而,隨着打車軟件在市場和用戶之間的拓展和深入,一些問題也隨之顯現。

天津地區的一位朱姓司機師傅對新金融記者表示,「我需要將快的打車注冊的資料和銀行卡、支付寶的相關信息改為一致,否則無法提取打車軟件公司給予的司機補貼。給客服打了不下300個電話,始終沒人接聽,給官方微博留言也沒有收到回應。實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另據微博上一位名為「十年砍柴」的網友爆料「被司機要求叫車」的親身經曆,「在長沙打車去高鐵站,上出租車後,司機就說,現在微信只給司機和乘客各優惠5元了。讓我在半路上用微信支付一部分錢後,用快的打車再叫他一次車,到了高鐵站再用支付寶支付剩下的部分,這樣司機和乘客可以各賺10元」。

因此,有不少業內人士質疑稱,打車軟件為了培育市場,最初以燒錢補貼的方在一輪輪燒錢PK戰之後,快的和嘀嘀打車這兩家行業領先者無疑已經占據了市場先機。然而,一切也在悄然改變,燒錢絕不是長久之計。在市場、用戶習慣及商業模式都尚未完全培育起來的階段,燒錢賺吆喝之後,打車軟件——下一站,路向何方?

式引導司機和乘客的支付習慣,但以嘀嘀打車為代表的微信支付優惠補貼已經宣布減半,未來如果這場燒錢PK戰落幕,打車軟件是否還能繼續得到人們的青睞?

「有的司機就是看到加價費用高,才不顧自己車輛所在位置而隨意搶單,在上海這種特大城市,一個橫跨幾十甚至上百公裏的訂單,遇上交通擁堵的情況肯定不能準時到達,結果就是,司機和乘客都容易出現違約。」上海強生出租車公司一位司機如是告訴新金融記者。

對此,項立剛認為,現有的打車軟件實行司機和乘客之間「招標應標」的叫車模式,實際上是一種錯誤的機制。人們出行打車,最希望的結果是,一揮手就招來離自己最近的車輛,這樣也是對資源浪費最少的一種方式。現有的招車服務,由係統最終推送接單的車輛往往距離乘客1公裏之外,司機往往要空跑很多路來接單,對道路壓力、油耗污染都是一種負擔。此外,司機對路程較遠的訂單,往往需要加價才肯接活,客觀上也加大了打車的難度。

據多位出租車司機對新金融記者表示,如果現有的打車軟件能夠實現限定司機接單的地域範圍的功能,比如在高峰時段只能接收到500米到1公裏範圍內的訂單信息,這樣保證能在預約的時間內準時到達,司機和乘客雙方都不會出現違約,是他們非常樂見的結果。

「這樣的功能通過軟件本身是可以做到的,如果打車軟件自身不改變,未來也會湧現新的機制取代或促進他們改變。在此之後,也才能談未來向乘客和司機收費,逐漸盈利。」項立剛說。

下一站去哪兒?

國內的打車軟件從誕生之日起到目前為止,始終尚未找到真正清晰的盈利模式,而隨着騰訊和阿裏兩大互聯網巨頭的介入,更是讓打車軟件變成一個移動支付和O2O模式的練習場。因此,在市場培育的初級階段,在時間和資本用於尋找未來盈利模式上也變得多多少少有些「跑偏」。

嘀嘀打車方面此前在接受新金融記者采訪時曾表示,「已做好3年免費的準備」。在嘀嘀打車運營副總裁張晶看來,真正的競爭對手,是人們長期形成的路邊打車習慣。在前期吸引更多的人使用和養成客戶使用習慣之後,未來還要強調軟件服務的促進和分享。

快的打車創始人陳偉星也曾公開表示,2013年的目標就是比拚燒錢,看誰燒得更有效率,2014年則要拚產品和服務,看誰能做得更細。

對比淘寶從成立之初到現如今的規模及盈利,互聯網企業的商業模式總是呈現多元化和不斷進化的特點。「前提是擁有足夠大的用戶規模、高頻次的使用率。因此我們現在的目標依舊是快速地把用戶規模做起來,市場的拓展期還沒有過。」葉耘在談到快的打車2014年的目標時對新金融記者說,「最重要的兩點,一個是快速地擴張用戶規模,然後把服務做好。」

相關的商業模式探索也已經開始。

據悉,自去年12月開始,嘀嘀打車、快的打車就與攜程、高德地圖、百度地圖等展開合作,在攜程旅行聖誕版的客戶端中均可以接入嘀嘀和快的打車服務功能。高德地圖也推出「越打越有錢」活動,凡是首次通過高德地圖打車的乘客,一律返話費15元,打車3次以上送30元話費,打車7次再送70元,同時接入嘀嘀和快的打車服務。新版的百度地圖也增加了在線打車服務的功能。

「58同城、去哪兒、攜程、百度、高德作為我們的合作方,這些客戶端打車服務的後台技術是由我們提供的。對他們來說,這項服務是他們整體平台上的功能,也是為我們帶來訂單的一種渠道。」葉耘說。

在服務技術方面,除了2013年快的打車推出了用戶積分兌換禮品、為司機組建互助車隊之外,預計2014年快的打車方面還將推出基於乘客和司機雙方之間的用戶評價體係,讓用戶可以在打車軟件這一平台上獲得更多的價值。

葉耘進一步對新金融記者透露,快的打車在去年年底並購大黃蜂打車應用,目前已經在上海推出商務專車租賃服務。通過這一平台,可以實現「打商務車」差異化出行的需求。上海正式推廣成功之後,接下來會考慮進軍北京地區。

商務車約車模式需要提前預約,根據用戶出行的實際需要選擇車型,如朗逸、奔馳、寶馬等不同車型,並根據不同車型和用車的時間、距離計價收取費用。

「這也是借鑒美國打車軟件Uber的經驗。汽車租賃公司提供商務車輛和服務,我們給他們提供用戶訂單,收取傭金費用。這是未來現金流非常正向的一種商業模式和產品,也可能進一步考慮啟動一些植入性廣告。」談到新一年的市場拓展策略,葉耘表示,「2014年,我們會考慮采用各種方法,至於花錢還是不花錢、花多少錢,市場總歸是變化的,但毫無疑問的是,投入的精力、人力、物力總要更多。」

 

 

 

原文:http://finance.takungpao.com.hk/tech/q/2014/0217/2282424.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traffic-news.ozzotec.com/archives/24336 | 交通規範及新聞

報歉!評論已關閉.

traffic impact assess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