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道路收費 谷公交減堵車 | 交通規範及新聞

電子道路收費 谷公交減堵車

HKET20111221OP06AP

中區交通擠塞情況,多年來未有紓緩;筆者建議引入電子道路收費系統,減少低容量交通工具在繁忙時段進入市區。 (資料圖片)

 

智庫組織思匯政策研究所,連同六個關注城市發展的民間團體於12月9日舉辦了一論壇,讓四位行政長官參選人出席發表意見。

當唐英年和創建香港(DesigningHongKong)的司馬文談到有關電子道路收費的問題時,引發了熱烈的討論。

「創建香港」詢問唐英年會如何紓緩市區的交通擠塞情況。唐英年並沒有就電子道路收費表示贊成或反對,但指出在繁忙地區如中環很難有替代路綫。最終唐英年表示會多思考這個問題。

其實這個答覆還算合理。道路管理並非容易解決的議題。香港政府早於80年代便開始討論電子道路收費的可行性,但由於幾代官員都認為這難以落實,只好不斷委託顧問公司進行一個又一個研究,除完成幾份研究報告外,也就再沒有其他作為了。

港公交多元化 選擇多的是

行政長官參選人需要注視的信息是,電子道路收費的目的,是要影響道路使用者在時段及路綫上所作出的「選擇」,電子道路收費理應有防止駕車人士任意使用繁忙時段,以及鼓勵司機改用較暢通路綫的作用。

香港的地理環境無疑限制了行車路綫的選擇,但我們擁有多元化的交通工具模式,這是很少城市可以比擬的地方。大部分香港人可以選乘巴士和小巴,亦有許多人除巴士和小巴外,可以選擇使用鐵路和的士,更有一些人擁有駕私家車的選擇。因此,雖然可供選擇的駕車路綫不多,但我們其實擁有比駕車更好的選擇模式。

整個香港電子道路收費的討論重點,應該是如何建立上述的選擇模式,以及所推算的成效。不幸的是,如此理所當然的目的觀一點也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載客量愈高 乘客付費愈少

電子道路收費標準應按車輛類型而定。只有一位乘客的的士或私家車應支付最多的費用,小巴次之,如此類推,巴士乘客所應繳付的更少,專利巴士乘客或許毋須支付相關費用,而乘搭鐵路也應豁免收費。

無論金額多少,私家車用戶或許都有能力及願意支付電子道路收費的費用,但對於那些在考慮使用的士、小巴或巴士的人來說,他們將會因為電子道路收費而在路程時間和額外收費上作出考慮和掙扎。乘坐的士或私家車無疑可贏得最短或最快的路綫,但就得要花上更多金錢。同樣地,那些通常乘搭小巴但可選乘巴士或鐵路的,亦會面臨類似的抉擇。

當然,在這些情況下,也不會預期大多數道路使用者,會因為額外的電子道路收費(按車輛類型的載客量而定)而改變搭乘模式。事實上,可能只有一部分的道路使用者會作出模式轉變。

然而,正如經濟學者強調,那些邊緣化的轉變往往會成為經濟誘因,甚至說邊緣化的轉變也可以帶來紓緩擠塞的奇。

正如經濟學者所強調,邊際效用的遞增或減少往往會成為經濟轉變的誘因。如能改變那些在繁忙時間可考慮使用小巴或巴士的一群轉用公共交通工具,將可帶來紓緩擠塞的奇。

繁忙時段實施 有效減車流

換句話說,電子道路收費在香港是要鼓勵由低容量交通工具轉向高容量交通工具,以大幅降低每位乘客所佔用的道路空間。此外,那些傾向繼續使用低容量交通工具的,將至少要為加劇擠塞狀況而付出一點代價。政府也將需要增加收入,以投資於公共服務當中。

另外需要說明的是,就貨車以及個人交通方面,分時段收費是關鍵。電子道路收費應限制在繁忙時段實施。可行的收費水平在繁忙時段不會阻止所有(或大部分)商用車輛和個人交通的使用,但就邊際幅度而言仍相當有效。

一個對於大眾相對可行的道路收費,對於所有(或大部分)商用車輛和私家車使用者可能起不到甚麼明顯的作用;但在繁忙時段而言,該收費將有效勸阻部分仍有選擇空間的人士,選用公共交通工具。

新加坡和倫敦已實施電子道路收費計劃。而於2012年7月1日上任的新香港政府,亦是時候因應轉變模式而重新考慮電子道路收費。

 

 

 

原文:http://www.hket.com/eti/article/0e422b01-0b07-4322-8028-35c82b2cc71d-823967

本文固定鏈接: http://traffic-news.ozzotec.com/archives/24359 | 交通規範及新聞

報歉!評論已關閉.

traffic impact assess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