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出租車限裝一款打車軟件被指監管難 | 交通規範及新聞

北京出租車限裝一款打車軟件被指監管難

昨日上午,出租車司機田師傅停駛後,查看嘀嘀打車軟件中的補貼和乘客支付的車款。新京報記者 劉珍妮 攝

新京報訊 對于出租車內安裝多個“手機叫車終端”,可能導致駕駛員搶單産生安全隱患的問題,北京市交通委昨日表示,交通委運輸局、交通執法總隊近日加強了出租車駕駛員使用“手機叫車終端”的監管,每車每人只允許裝一個手機叫車終端。

考慮行車安全出台“一車一終端”

北京市交通委表示,出台“一車一終端”的管理辦法並不是針對電商競爭。而是考慮到駕駛員車內安裝多個叫車終端,可能會導致因駕駛員搶單而産生不安全因素。每輛出租汽車只允許安裝一個手機叫車終端。駕駛員搶答手機電召業務時,須在保證行駛安全的前提下進行。

市交通委運輸局、市交通執法總隊將加強對出租汽車駕駛員使用“手機叫車終端”的監管工作,發現出租汽車安裝多個“手機叫車終端”的問題,對其情況進行登記核錄,並責成出租汽車企業進行整改。

“一車一終端”被指監管難

“一車限裝一款叫車軟件”的消息也成了出租車司機熱議的話題。昨日中午,出租車司機夏永衛在百子灣路的面館吃午飯,一屋子全是的哥。“早上出門前看北京台新聞裏說了,一車只能裝一個。”夏永衛跟同桌的于師傅說。

“96106那個算不算?我手機裏裝了幾個他們怎麽管?”于師傅挑起一筷子炸醬面,熱氣騰到臉上。

對于安裝多個叫車軟件會産生安全隱患,于師傅說,司機們比誰都注意安全,用了叫車軟件以後,大部分人都是戴著耳機打電話。

一輛出租車只裝一款叫車軟件,怎麽能管得住?昨日,某打車軟件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說,叫車軟件的司機端和客戶端不同,司機端有一個認證的環節,如果從認證環節加以控制,一輛車就能實現只裝一個叫車軟件。

據記者了解,現在的幾家叫車軟件司機端注冊,需要審核確認出租車牌號、姓名、手機號、出租車公司、監督卡號,主要是防止非正規車注冊。但由于幾家打車軟件公司後台的數據庫並沒有打通實現信息共享,因此一個正規出租車司機在一個打車軟件注冊後,也能在另一個打車軟件再注冊。

另有出租車司機表示,相對于一些司機放兩個手機同時搶單,更多的司機是一部手機裏裝兩款叫車軟件,退出一個再打開另一個,因此是否限制只裝一款沒有太大意義。

■ 體驗

司機只顧看手機走錯路

昨日上午,記者使用嘀嘀打車軟件,叫車從方莊環島前往朝陽門外大街,上車後,安裝在方向盤前的手機不時嘀嘀作響,發布乘客的位置信息,出租車司機則時不時將目光集中在手機屏幕上。在行至左安門環島時,該司機錯過了進入東二環的路口,改從光明橋進入二環。

在東便門至建國門橋的擁堵路段中,司機不停查看打車軟件上的信息發布,在堵車停駛時向記者展示最近幾天的補貼總額。

在另一次打車體驗中,一名出租車司機在記者距離目的地還有兩百米時,搶中下一訂單,並在行車過程中用電話聯系訂單乘客。

■ 算賬

跑活13天獲補近400元

的哥常師傅開出租9年,去年7月,爲了方便找活、減少空駛率,他安裝了“嘀嘀打車”的出租車司機客戶端。一個月後,常師傅又安裝了“快的打車”軟件,沒活的時候,他就隨意打開一個軟件,可以根據訂單選活,不用空駛掃馬路,也避免了趴活耽誤時間。

今年1月10日以後,嘀嘀和快的先後開始打車補貼,而且補貼越來越高。在車輛空駛時,常師傅的習慣從“隨意打開軟件”變爲“搶完‘嘀嘀’搶‘快的’”。最近的早晚高峰時段,他更喜歡用“快的”搶單,選擇去不堵的地方拉活,“因爲‘快的’在高峰時獎勵,司機成功搶單可以獲得11元補貼,比‘嘀嘀’多1元。”

從常師傅兩款軟件的手機客戶端統計,從1月16日至2月19日,跑大班(拉一天活休息一天)的他在13天的時間裏,共獲得補貼386元,其中嘀嘀打車的獎勵爲210元,快的打車的獎勵176元,“我半個月夥食費是1050元,這些補貼能頂5天的夥食費。”

■ 焦點

開車搶單打電話涉嫌違法

記者在微博上看到,有網友向“北京交警”微博提出,應該用現在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嚴管手機叫車。網友“張大大耀”說:“昨天坐出租車,因爲司機看打車軟件就和路口出來的車撞上了。開車看手機搶單太危險了,交管局必須依法處罰。”

據記者了解,使用叫車軟件後,不少司機在行車中搶單並打電話和乘客聯系。根據北京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辦法第九十七條“撥打、接聽電話、觀看電視的,處200元罰款。”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出租司機在駕駛過程中打電話聯系用戶,確屬違法行爲。而管理行駛中接打電話,確實很難現場執法。

一名一線交警說,即使在路上看到了司機舉著電話,最好的是示意司機注意,很難攔車處罰。

據新華社報道,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勇勇提出,的士司機開車過程中使用手機涉嫌違反交通法規,影響交通安全。“新修訂的《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中,駕駛機動車有撥打、接聽手持電話等妨礙安全駕駛行爲的,一次記2分。現在很多的士司機是把手機固定在汽車上,通過免提來收聽或搶單,這種情況是否違反交通法規存在一定的爭議,但毫無疑問的是,的士司機在搶單的過程中容易分神,對安全駕駛還是有一定影響的。”付勇勇說。

■ 個案

的哥“拆單騙補”被扣除獎勵

昨日,一名出租車司機講述了他“拆單撈補貼”時的烏龍經曆,結果被軟件方抓個正著。

該司機稱,在兩家公司開展補貼競爭時,他用“嘀嘀”搶了一單7公裏左右的活,乘客車上後,他建議對方分別用兩款打車軟件付款,以求雙方都能獲得雙份補貼。他讓乘客用“快的”打車再叫一次車,並再次搶單成功。

乘客到達目的地後,打車款爲25元。該司機稱,他將25元拆成11元和14元,要求乘客在兩個客戶端上分別支付,其後他獲得嘀嘀打車獎勵10元,並獲得了另一份快的打車獎勵的5元,乘客也獲得了雙份共計23元的補貼。

但沒等該司機高興多久,他就接到了“嘀嘀”公司的來電,“人家問我,起步價加燃油稅就是14元,您這哪來的11元?”隨即,他的獎勵被扣除,並被該公司警告。

在嘀嘀打車和快的打車補貼大戰之下,出現了惡意刷單掙錢的現象。有的司機爲了多領補貼,會讓使用“嘀嘀打車”上車的乘客再用“快的打車”叫一次車,司機再次接單,這樣司機可以同時拿到兩份補貼。

如何能保證乘客在第二次叫單時被同一個司機搶到?前晚,記者打車時一名司機說,以快的打車爲例,乘客在輸入打車信息時,可以在“起點”和“目的地”信息裏添加一些數字作爲記號,待發送成功後司機看到有記號的訂單就立即搶下,“或者目的地一欄直接就讓乘客輸入一組數字,這樣即使被別的司機看到,也不知道是去哪兒(32.02, 0.51, 1.62%),我就可以再次接單。”這名司機說。

■ 影響

官方電召平台和軟件遇冷
昨日下午4時30分,在幸福大街,記者通過96106打車軟件叫車前往宣武門,在等候3分鍾後,司機李師傅應召接單。

“您怎麽還用96106叫車啊?”一上車,李師傅立刻向記者推薦使用“嘀嘀”和“快的”軟件。

去年6月,96106成爲北京市統一出租車召車平台電話,2個月後,以該電話命名的“96106打車”軟件投入市場。李師傅就是在那段時間安裝了96106平台,接收來自電召和軟件的乘客訂單,按照規定,起初要求司機每天要完成2單電召,“有幾個月還有幾單生意,後來這平台就安安靜靜地,不怎麽響了,您是我差不多半年內接到的第二個來自96106的訂單。”

下車後,記者除了支付23元的車費外,另付5元叫車費。

除了96106統一電召平台外,金銀建公司的96103熱線也少人問津,一名的哥說,他車內的車載電召一天響不了兩三次。

 

 

原文:http://tech.sina.com.cn/i/2014-02-21/02399179405.s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traffic-news.ozzotec.com/archives/24403 | 交通規範及新聞

報歉!評論已關閉.

traffic impact assessment